首页 | 科技 | 教育 | 国际 | 综合 | 时事 | 娱乐 | 文化 | 财经 | 旅游 | 军事 | 健康养生 | 汽车 | 社会 | 体育 |
车祸中身受重伤,又为亡夫背上债务,住在石头屋里的她说“再难也
发稿时间:2019-10-22 14:03:08 苑庄新闻网

Hangzhou.com记者徐嘉苇和记者高元轩

杭州网讯孙谋是严某的第二任妻子,两人感情不错。这对夫妇通常在浙江做海鲜生意,总是早起变得贪婪。2017年10月11日清晨,夫妇俩像往常一样开着三轮车去市场买海鲜,却撞上了醉酒王某开的车。严明当场死亡,孙遭受多处粉碎性骨折。所有这一切只是灾难的开始。躺在病床上的孙谋不得不面对丈夫独自留下的20多万元债务。

浙江省玉环市法院最近审结了两起执行案件。孙作为受害者和偿还者的双重身份让高管们非常难过。

一场车祸造成一人死亡,另一人受伤。

在2017年的车祸中,王某因未取得驾照,酒后不听劝阻而导致交通事故,被玉环市法院判处3年零6个月监禁。与此同时,王某不得不赔偿孙谋和严某及其前妻的儿子严某斌30多万元和孙谋7万元的医疗费用。

然而,王根本拿不到这么多钱,审判后,他的家人只补了10.8万元。孙和严随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亲戚们起诉要求贷款。

泄漏发生在晚上,太阳受了重伤。严的姐夫潘也对孙提起了诉讼。

事实证明,早在2015年,由于缺乏做生意的资金,严明两次向潘某借了22万元。本金和利息都没有偿还。因此,孙住院期间,潘叫了一群人清空孙家的财物,想以实物偿还债务。

“我们欠了钱确实是不对的,但他对任何亲戚都毫不顾忌。我们的衣服、项链和新买的冰箱都不见了。”孙说,“我肯定会偿还未偿债务,但我以前失去过生意。现在我丈夫死了,我受了重伤。目前,我真的付不起钱。”

审判期间,双方自愿达成和解。潘某从利息支付中扣除4000元以补偿冰柜损失,剩余的本金和利息在3个月内付清。

虽然达成了和解协议,但由于孙和燕没有就之前的赔偿分配达成协议,孙仍然无法偿还这笔钱,最终成为这起私人贷款案的执行人。

当案件执行人访问现场时,家人的表现也非常悲伤:孙生病卧床,作为继子的严斌对她没有感情,而潘决心要回自己的钱,三方之间的关系就像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我不会依赖这笔钱。"

不久前,这两起案件的执行警察和潘一起来到孙的住处。穿过一条蜿蜒的乡间小路,我看到了一座石头造的低矮房屋,那是阎某留下的老房子。

低矮的屋檐下是一扇很小的门,执行警察只能低着头通过。进入房间,空间显得更加狭窄,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轮椅,满满的。无法动弹的孙谋躺在床上,又瘦又瘦,头上蒙着银。

面对这样的孙谋,执行法官也觉得太难了。潘某在另一边也说他很无奈。“一开始,我借了这么多钱,因为我是亲戚,但至少我得还一点钱。我也不容易!”

“我不会依赖这笔钱。我可以把王某带回来的钱还给你。”孙谋抽泣着说,“但我也很难。我需要钱来治好我的腿。如果我能在治疗后去上班,我一定会还钱的。”

在这个小房间里,执行警察进行了长时间的调解和劝说。“你也是亲戚,严某人不在这里,他不想看到他现在是什么样子...每个人都退后一步,有话要说。”

由于孙和燕之前没有分发犯罪方王支付的108,000元,这次在执法警察的调解下,孙和燕达成协议:支付燕30,000元作为对其父亲死亡的赔偿;7.8万元给孙谋作为医疗费和部分死亡赔偿金;剩下的36,000元给了申请人潘。

这一麻烦的国内事务目前已经结束,法院已经完成了两起执行案件的执行程序。换句话说,如果孙翔将来还有其他收入,潘作为申请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并要求孙翔继续偿还从私营部门借来的债务。孙还多次表示,他不会依赖这笔钱,并计划在康复后努力赚钱。

离开前,看着孙谋孤独的身影,执行警察默默地祝福她,希望她的未来生活会慢慢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