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教育 | 国际 | 综合 | 时事 | 娱乐 | 文化 | 财经 | 旅游 | 军事 | 健康养生 | 汽车 | 社会 | 体育 |
诺贝尔文学奖|翻译家韩瑞祥:汉德克的创作是文学困惑的表现
发稿时间:2019-11-09 15:42:11 苑庄新闻网

文/韩瑞祥

彼得·汉德克(1942—)被认为是当代奥地利最优秀的作家,也是德国乃至世界文坛一直关注的焦点之一。像许多著名作家一样,汉德克的生活是自由和无拘无束的。他独特的写作风格在文学界引起了持久的争论,并确立了令人钦佩的地位。自1966年成名以来,汉德克为德国文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并获得了许多文学奖项,如“霍普特曼奖”(1967年)、“比希纳奖”(1973年)、“海涅奖”(2007年)、“托马斯·曼奖”(2008年)、“卡夫卡奖”(2009年)、“国王拉扎尔金十字勋章”(塞尔维亚文学奖章,2009年)等。他的作品被翻译并介绍到世界上许多国家,赢得了当代德国文学的世界声誉。

彼得·汉德克

汉德克出生在奥地利肯普顿的格里芬,一个铁路雇员家庭。小时候,他的自传体作品被父母在柏林的经历和他年轻时在肯特郡农村的生活所渗透。1961年,汉德克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并开始参加“城市公园论坛”的文学活动,成为“格拉茨文学学会”的成员。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1966)的出版促使他放弃了法律文学。1966年,汉克出版了剧本《责骂观众》,这使他出名。它在德国文坛上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并使格拉茨文学学会闻名。《责骂观众》是汉德克对传统戏剧的公开挑战,也典型地体现了格拉茨文学学会在20世纪60年代初文学创作中的共同追求。

在《责骂观众》出版前不久,汉德克已经在“第四和第七届社会”年度文学大会上展示了他的锐气。他严厉批评了当代文学在坚持传统描写方面的弱点,表现出新生小牛不怕老虎的精神。在他的纲领性散文《文学是浪漫的》和《我是一个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中,汉德克明确阐述了他的艺术观点:文学是他不断了解自己的一种手段;他期望文学作品展示尚未实现的现实,脱离固定价值模式,并认为现实主义描写文学对此无能为力。同时,他坚持文学艺术的独立性,反对文学作品直接为政治目的服务。这一时期的主要作品包括戏剧《自责》(1966)、《预言》(1966)、《卡斯帕》(1968)和诗集《内心世界之外的内心世界》(1969)。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汉德克在格拉茨文学学会的创作从语言游戏和语言批评走向寻求自我的“新主体性”文学。标志这一阶段的小说《守门员面对点球时的焦虑》(1970年)、《无欲悲歌》(1972年)、《短信告别》(1972年)、《真实情感时刻》(1975年)和《左撇子女人》(1976年),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在表达真实生活体验中寻找自我,从而摆脱真实存在的困惑。《没有欲望的悲歌》开创了格拉茨文学学会在20世纪70年代尝试从抽象语言走向自传体文学的先例。这部小说是20世纪70年代德国文坛新主体性文学的顶峰,并产生了非常广泛的影响。

1979年,在巴黎生活了几年后,汉德克回到奥地利,在萨尔茨堡过着孤独的生活。他的四部曲《慢归故里》(慢归故里),1979年;圣山启示录,1980年;《儿童的故事》,1981年;《关于村庄》,1981)尽管叙事风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生存空间的缺乏和自我的寻找仍然是其表演的主题。主体与世界的冲突构成了叙事的核心,因为对韩珂来说,现实世界只是一个虚伪的名字:丑陋、刻板、陌生。他厌倦了这个世界,试图通过艺术手段实现自我概念的完美世界。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汉克似乎越来越被困在封闭的自我世界中。面对社会生存现实的困惑,他寻求艺术世界的永恒与和谐,悲叹文化寻根中传统价值观的缺失。他写了《铅笔的故事》(1982)、《痛苦的中国人》(1983)、《再创造》(1986)、《作家的下午》(1987)、《疲劳》(1989)、《成功的日子》(1990)等。然而,汉德克不是一个陶醉在象牙塔中的作家。他的创作是当代文学困惑的自然表现:世界的迷失、价值体系的崩溃和叙事危机使文学表达陷入困境。事实上,韩珂的封闭内省也是对现实存在的深刻反思。

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动荡和南斯拉夫战争将生活在巴黎乡村的作家及其文学创作推到了前沿。从《幻想永别了第九个国家》(1991)开始,汉德克的作品如《成为陌生人的时间》(1992)、《我在无人湾的岁月》(1994)、《规划永生》(1997)、《形象消失》(2002)和《迷失的踪迹》(2007)充满了战争和人类灾难的现实。1996年,汉德克出版了他的游记《多瑙河、萨瓦河、莫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季之旅或塞尔维亚正义》,批评媒体语言和信息政治,从而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汉克对此不屑一顾,坚持走自己的路。1999年,北约空袭那天,他两次穿越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同年,他的南斯拉夫戏剧《独木舟旅行或战争电影》在维也纳皇家剧院首映。

为了抗议德国军队轰炸这两个国家和地区,汉德克还了1973年授予他的毕士纳奖。2006年3月18日,汉德克参加了前南斯拉夫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大众媒体猛烈抨击了他。他的戏剧在一些欧洲国家被取消,杜塞尔多夫市政府拒绝给他海涅奖。然而,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家,汉德克忽略了这一切,仍然走自己的路。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文学创作是对人性的呼唤,是对战争的控诉,是对以恶惩治恶、以牙还牙的非人的毁灭方式的反思:“我在观察。我明白。我感觉到了。我想起来了。我在问。”结果,他成为了所谓世界的替代品。

汉德克的早期小说,像那个时期的戏剧一样,是他们美学追求的大胆尝试。它们打破了传统的叙事风格,改变了永恒的故事结构,在对象与语言、情感与语言、行为与语言之间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叙事张力。在这里,作者将自己对现实的观察和感受浓缩为艺术表达中的各种生存危机,每一个符号都深深地印证了这个时代的生存现实和人类心理状态,也留下了作者忏悔的痕迹。

短篇小说《欢迎来到监督委员会》是韩克第一次尝试他的叙事风格。这部小说失去了原短篇小说的叙事结构和情节。所谓的欢迎词几乎变成了无关描述中充满危机的恐惧的独白。横梁的嘎嘎声、肆虐的暴风雪和看门人儿子的悲惨事故构成了欢迎词叙事话语的核心。这些场景在叙事结构上层层交织,相互对比,象征性地展现了生活环境的悲伤和危险,令人不寒而栗。叙述者“我”最终陷入了沉默,这也是读者思考的关键。

相比之下,当保龄球瓶倒在农场保龄球馆时,虽然没有给人强烈的危机和恐惧的印象,但在平静而深刻的叙述中,却让人深刻感受到社会环境对人性的破坏和异化。日常语言和修辞形式在这里表现为不同亲属关系的象征。在小说中,两个年轻的奥地利男人利用他们在西柏林的逗留去看望他们在东柏林的姨妈,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然而,他们亲戚之间的会面并没有透露出他们一直期待的真实感受。他们几乎只有奇怪的沉默和缺乏家庭交流。在整个叙述中,每一个被感知的对象都成为阻碍交流的符号,人物的失语构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寒冷的天气和亲戚的相遇蕴含着深刻的叙事结构。在小说的结尾,两个年轻人没有赶上回程的最后一班车,这显示了对家庭纽带的期待。这部小说的标题是作者留给读者的叙述之谜。

《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和《推销员》也是韩珂叙事风格的第一部作品。尤其是《守门员在点球大战中的焦虑》在德国文学中大受欢迎,并很快被搬上银幕(1971年)。这两部小说都带有浓厚的侦探小说色彩,超越了传统的小说界限。在语言游戏叙事中,单一的独白和意识流使读者在描述语言和描述对象之间的巨大张力中感受到作品的内在表现。

《推销员》是一部没有主线、情节和故事的小说,作者的意图不是写一部新的侦探小说。英雄的推销员什么都看了,甚至记录了最微小的细节。他在任何地方都是证人。这部小说没有展现主人公本人,而是“秩序与无序”的辩证交替。每一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叙述者对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件进行了概述和理论构建,并对总结进行了介绍和讨论。第二部分是对这部小说的描述,它在结构上表现为一个句子的马赛克,似乎彼此之间没有逻辑联系。对侦探情节的想象与不合逻辑的荒谬断言交织在一起。准确的详细描述伴随着语言和事实的不一致。显然,这种叙事形式突破了读者迄今为止习惯的小说叙事模式,使其无法表达。然而,小说描述的绝不是随心所欲的无关片段。叙事形式和视角的变化也改变了要描述的事物。小说中的每一种感觉和每一句话都会触动读者的心灵,使他们不由自主地寻求在各种片段之间建立一种不可避免的联系:“这部小说不发生在洛杉矶或西柏林,也不发生在冬天或夏天:只要读者阅读它,它就会发生在读者的心中。”作者如此专注于让读者找到令他们害怕的真实故事,因为“每一句话都是一个故事”,让人们“回归现实”。

与《推销员》相比,小说《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没有章节,结构简单明了。虽然是第三人称叙事,但主人公的视角始终占据主导地位。英雄布洛赫在当时是一名著名的守门员。一天早上,他莫名其妙地离开了工作,因为他认为自己被解雇了。他在维也纳漫无目的地闲逛,不小心和电影导演格尔达发生了一夜情,但无缘无故地掐死了她。他开车到边境的一个偏远地方躲藏。他看到报纸上的通缉令,最后停在一名守门员面前,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罚点球。这起谋杀案并没有结束,好像已经被遗忘了。在小说描述中,作者的重点是布洛赫越来越被感知所困扰。布洛赫没有能力感觉周围的物体、个人,甚至他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整体。从环境的每一个细节,他构思了一个又一个痛苦的暗示,或者为他设置了一个陷阱。这些想法迫使他一个接一个地实施他无法控制的不可思议的行为。布洛赫是一个病态的人,困惑于存在的现实。他的观察和感知是被跟踪者的观察和感知。

这部小说渗透了汉德克的语言批判意识。就像布洛赫与环境的关系一样,语言和感知之间的危机总是伴随着小说的叙述。

(澎湃新闻)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澳客彩票 江西快3投注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3分钟pk10 甘肃快3投注